年轻而美丽,尽管采芝曾经明确地拒绝了他的求

采芝终于要嫁人了,二十八岁,已经是村里的“老姑娘”了,跟她一般大的,人家孩子都满地跑了。
  采芝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俊俏姑娘,又是高中生,择婚的眼界就明显的高了点,一般的小伙子他都看不上眼,村里曾经对她好的小伙子现在都当上爸爸了。唯有村西头的豪杰,一直不死心,任家里人怎么催逼,也不肯找对象,一门心思等着采芝。“人家又看不上你,等什么等啊!没出息!”因为这事,父亲跟他仇人似的。“只要她不嫁人,我就有希望。”豪杰并不灰心,尽管采芝曾经明确地拒绝了他的求婚,他却一直想着她,念着她,等着她。他们本是一块长大的伙伴,一起上学到初中,因为豪杰不喜读书,仗着自己家境好,平时养成了好吃懒做的脾性,油嘴滑舌,滥交朋友,五吹六拉,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,虽然做生意赚了不少钱,但采芝依然打心眼里瞧不起他,怎么会轻易就接受他的求婚呢?
  采芝定下了结婚的日子,阴历的八月初六。男友是邻村的程峰,比她还小两岁,小伙子英俊帅气,当兵刚刚转业,家境也很好,经人牵线,两个人一见钟情,没过多久,就定下了结婚的日期。采芝的好姐妹听说了,无不为她告别了“剩女”的尴尬处境高兴,纷纷要求为她祝贺,约好了聚会的日子就在采芝领结婚证的前一天。
  聚会选在镇子里一个不错餐馆里,十几个好姐妹,热热闹闹,玩得很尽兴,当然是采芝掏腰包请客。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她们十几个女人凑在一起,那个热闹劲啊,说笑打闹,酒杯碰的“咣咣”响,差点忘记了各自回家的时间。最后经各家的男人纷纷打电话催促,方才提醒那些当了妈妈的女人,记起了家里还有孩子在等着自己哄着睡觉哩。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于是慌慌忙忙的招呼着回家,有一个姐妹的丈夫专程开一辆三马车挨个送她们各自回家。
  初秋的晚风凉凉的,很清爽,没有月的天空,星星灿烂着明亮的眼睛,点缀着夜的璀璨和宁静。乡下的夜晚显得很沉寂安详,劳累了一天的农人天一黑下来,就早早的卸下一天的疲劳,躺倒在安适的被窝里享受着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  三马车来到采芝居住的村南边,要进村到她家门口需七拐八拐,有点不方便,于是她执意下车,要求自己走回去,也好省下送其他姐妹的时间。跟车上的姐妹含蓄了几句,并一再叮嘱她们到她结婚那天一定来喝喜酒,到时候一个都不许少。
  “嘟嘟嘟”的三马车转眼消失在夜色里,采芝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,想想这一天的欢乐场景,姐妹们对她婚事羡慕甚至与嫉妒,心里那个愉悦,幸福的感觉袭上心头,嘴里不觉哼起了自己最喜欢的那首歌:“真的好想你……”
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,  “啊!”一个黑影突然从身后闪了过来,一下蒙住了她的头,再也喊不出声来……
  第二天一大早,街上议论纷纷:“采芝昨晚在村南的玉米地里被坏人强暴了”的丑闻,这一下就像一个炸雷,震撼了整个村子。采芝哭得要死要活的,母亲陪着她哭红了眼睛,父亲蹲在一边一颗接一颗的抽烟。他坚决要去报警,找出那个丧尽良心的坏蛋!却被老伴死死拉住了:“家丑不可外扬,你还让女儿活命吗?”
  第二天,程峰耷拉着脑袋来到采芝面前,足足站了二十分钟,看着采芝痛彻心扉的哭泣,却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,默默地退出了房门。
  男方要求退婚,采芝她们家却没啥可说的,一个姑娘家出了这档子事,谁还愿意娶呢?采芝一家人陷进了无限的煎熬里,已经三天了,全家人一直没动锅灶,泪水和着叹息艰难的苦熬着分分秒秒。晚饭时分,豪杰穿着整齐的来到采芝家里,二话没说,扑通跪倒在采芝父母跟前:“我要娶采芝,求您把采芝嫁给我吧,您老放心,我不会嫌弃她什么,会一辈子对她好的!”豪杰说着,眼里已经含满了泪,“叔叔婶婶,您知道我对采芝一直是真心的,已经等了她很多年……”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呢?采芝也被豪杰的真情所感动,便答应了这门亲事。结婚的日子不变,八月初六如期举行,只是新郎不再是自己心仪的那个男人。采芝不再哭泣,她坚信这就是命!
  婚后的日子,她并不快乐,也不幸福。豪杰口口声声说爱她,没想到他给她的竟是她意想不到的精神和肉体上的羞辱和摧残。晚上他百般的玩弄她,以致到了蹂躏的地步,根本不体谅她的感受甚至是求告。越是那样,他越是兴奋,越是没完没了,几乎把这十几年的等待、无奈和怨愤一股脑的发泄在每天的晚上,看着身下女人痛苦不堪的样子,他感到无比的满足,似乎,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对她的爱或者对她的某种的恨。白天,他不让她出门,还拿话刺伤她:“你还有脸出去啊?”“好好在家给我呆着,别出去丢人显眼了。”
 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,采芝在豪杰的家里活得没有一点人格和尊严,就像一个失去自由的囚徒,任凭宰割。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,开始反抗,她要跟他离婚!宁愿一辈子不嫁,也不能忍受这种非正常人的生活。
  这天,正好采芝的妈妈来看她,见他们小两口正在争吵,问怎么了,采芝也不解释,拉起母亲就往外走。豪杰哪会同意,死死扯住采芝的胳膊不放。于是两个人厮打在一起,“撕拉”一声,采芝扯烂了豪杰的背心,“啊!你……”采芝看到豪杰胸前深深的抓痕,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差点气昏了过去,被母亲及时扶住了:“采芝,你怎么了啊?”
  难怪他黑天白日的穿着背心,自结婚那天一直到现在,既是疯狂的做爱,也都紧紧的护着这件背心。原来……采芝不敢想象那晚的情景。
  “你这个畜生!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……我要去告你!”
  豪杰听说采芝要结婚的消息,愤怒地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,他已经等她足足十年了,可是她就是不拿正眼看自己,这下就更没希望了。他是真的喜欢采芝,做梦都想娶她做老婆,可是,眼望着自己喜欢的女人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,他如何都无法释怀,更是咽不下这口气,此刻,对采芝的爱已经转化成了恨,他恨的咬牙切齿:我那样比不上程峰那小子?
  这天,豪杰正好碰上采芝出门,于是殷勤的上前搭讪,他要开车去送她,采芝却委婉的拒绝了。他一时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和感伤,愤怒在内心里滋生:采芝,你注定是我的!得不到你,我誓不罢休!他拳头攥的“咔吧”响,心里在盘算着,如何找机会把采芝弄到手?
  人算不如天算,采芝偏巧回家那么晚,偏巧又在村口就下了车,给等在暗处多时的豪杰创造了有利的机会……他尽管得到自己想要的,并没有意识到己经触犯了法律,他会受到法律应有的惩处的。
  采芝是无辜的,他毁了她的一生。

她问道。

从前,天下太平,所有的印第安人都安居乐业。那时有一位老人,身边有个女儿,年轻而美丽,许多小伙子都想娶她做妻子。“我可不想嫁人,”她说。“为什么不呢?”父

姑娘沉吟了片刻,启口说:“的确,我不想嫁给那些阔绰的年轻人,现在,有个穷小伙子向我求婚,我很高兴。你所以穷,是因为你没有亲人。我们是个大家族。父亲会送猎狗给你,母亲会用兽皮为我们缝制帐篷。我的亲人会赠给我们衣服。”

“不错,”伤疤脸说,“我看到的。”

“不错,爸爸,”晨星说:”有个很不错的小伙子看你来了。我知道他为人忠厚,因为他在路上看到了我那漂亮的弓箭,却没有去动。”

不多一会儿,他们来到了太阳神的帐篷跟前。帐篷很大,上面绣有奇禽异兽的图象。晨星说:“别害怕,我的朋友。”

“你可是规矩人哪!这很好,”年轻人说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啊!”父亲说,“我们得永远遵从太阳神的旨意。”

他们走了进去。帐篷里坐着位妇人,那是晨星的母亲——月神。她给了伤疤脸一些吃的东西。“你为啥要离开自己人,千里迢迢地上这儿来呢?”

“没碰。我想是谁放在那儿忘记拿了,所以不便去把它们捡起来。”

“我来这儿,是向您请求,请您同意把那位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许配给我。”

“去看太阳神。”

所有的人都跑出帐篷来看他。“这一阵子你上哪儿去了?”他们问,“你从哪儿搞来这么多漂亮的玩意儿?”

姑娘仔细地打量着他。

“我想同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结婚。这次我来,就是请求太阳神把她许配我。”伤疤脸回答道。

“那些漂亮、有钱、勇敢的小伙子,你一个也看不中。我是个穷人,脸上还有道难看的伤疤。我没有帐篷,没有吃的,也没有华丽的衣饰。我没有亲属,所有的亲人都到沙丘那儿去了。不过,我还是得向你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?”

伤疤脸走到河边,守在那儿,一直等到妇女们前来汲水。又过了一会儿,那位姑娘也来了。“请等一下,”他说,“我有话要跟你说。你站在阳光下可真美啊!”

“但你没碰过它们?”年轻人问道。

“你现在上哪儿去?”

“你得自己找到他,”姑娘说,“鼓起勇气来吧。”她离开他走伤疤脸坐了下来,双手抱住头,考虑该怎么办。后来,他毅然站起身,离开的自己人的营地。

“那就把她许给你吧!她是你的了。”太阳神说,“我知道她是个好心肠的女子,而好心肠的女子总是受到我太阳神保护的。她们,还有她们的丈夫、孩子,都会长命百岁的。”

于是,他们结婚了,太阳神赐给他们长寿。他们从来不生病。到他俩很老很老的时候,一天早晨,他们的孩子前来叫唤他们:“醒醒吧!该起来吃早饭啦!”但是他们没有回答。前一天夜里,他们的灵魂已悄悄地飘游到沙丘那儿去了。

他顾不上回答他们的问题,因为那位美丽的姑娘就站在人群之中。他对她说,“路途是遥远的,但我还是找到了太阳神。”

“太阳神说,你可以做我的妻子。太阳神很高兴。”他说。

“伤疤脸。”

跳完舞以后,有些年轻人撞见了伤疤脸,便拿他打趣。“你向那位美貌的姑娘求过婚吗?”他们笑着问,“你可又有钱又漂亮呐。”

这时候,太阳神回家来了。太阳神走到帐篷门口突然站住了,说:“我闻到有生人气味。”

他爬山涉水,一连走了好多天。一路上只找些野果、树根充饥。有一天,他在路上看到一张精致的弓和几支箭,但是他并没去碰这些弓箭,而是小心翼翼地绕了过去,继续朝前走。后来,他遇到一位年轻人,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出众的美男子。这位青年披着长长的头发,衣服很考究,是用精致的兽皮缝制成的。年轻的陌生人问:“你一路走过来可曾看到我的弓箭?”

伤疤脸说,“我向她求婚,她很高兴,但是她告诉我她是属于您的,请您帮助我。”

小伙子心花怒放,想上前吻一吻姑娘,可是姑娘说:“且慢!太阳神对我说过,我还不能结婚,你得先上太阳神那儿,对他说你要娶我做妻子。请求他把你脸上的伤痕抹掉,这样我就知道你真的见到过他了。”

太阳神走进帐篷,坐定了身子。“现在你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他问。

她父亲很生气。“干吗你全都拒绝了呢?所有最出色的小伙子都向你求过婚了。”“爸爸!请别生我的气。让我对你实说了吧,太阳神要我别结婚。

太阳神在小伙子的脸上敷上一层烈性药,伤疤立刻消失了。

“为什么不呢?”父亲问,“这些年轻人当中,有些家境富裕,人也长得漂亮,而且还很勇敢呐。”

“难道我已到了非出嫁不可的年纪了?”她问,“我还年轻呐。我有个有钱的爸爸和妈妈。我在自己家里住惯了。你们干吗拿这种事来折腾我呢?”

那儿还有个很穷的小伙子。他的父母以及所有的亲戚全都到沙丘那儿去了。他没有帐篷,也没有妻子为他织布缝衣。他是个英俊的小伙子,就是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,身上的衣着也很寒伧。

伤疤脸郑重其事他说:“我是要这么做的。我这就去向她求婚。”别的小伙子听了,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从前,天下太平,所有的印第安人都安居乐业。那时有一位老人,身边有个女儿,年轻而美丽,许多小伙子都想娶她做妻子。

小伙子围着篝火跳起舞来。他们都经过一番精心打扮,披上了最精致的兽皮。跳舞时个个都争着露一手,想胜过他人。跳完了舞,有些小伙子就向姑娘求婚,结果全都遭到姑娘的拒绝。

“我的名字叫晨星,”年轻人说,“太阳神是我父亲。跟我走吧。我会领你到我们住的帐篷那儿去的。”

“我可不想嫁人,”她说。

太阳神说,我必须按他的吩咐行事。”

伤疤脸动身回家之前,月神赠给他几件华美的衣服。她一面流着泪一面和他吻别,并且管他叫“我的孩子”。晨星指给他一条回家去的近路。伤疤脸回到营地,年轻人都惊讶不已。他穿着精美的皮衣,还带着晨星赠给他的神弓和箭。有些小伙子嚷了起来:“穷光蛋伤疤脸回来啦。可他现在不穷啦。”

“啊!”小伙子失声叫了起来,“起初,听了你的话,我满心欢喜,现在呢,我心里只有悲伤。叫我上哪儿去找太阳神呢?哪条路是通往太阳神住处的呢?”

“噢,太阳神,保佑我吧!”他一边走,一边默默祈祷着。

她看到他脸上的伤疤已经消失了。

本文由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发布于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年轻而美丽,尽管采芝曾经明确地拒绝了他的求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