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民种上了庄稼,  如眉一把推开了大虎

  夜像慢慢垂下的黑色幕布,罩住了整个村庄。一轮明月渐渐升起,乳白色的月光投射到农家院里,门前老树上“扑棱”飞出两只受惊的鸟,掠过房檐下那扇窗。
  如眉躺在床边背对着窗,那位置刚好是月光从窗户投射进来的地方,如眉的好身材尽显无疑,从暗处里传来的呼吸声越来越重。
  “如眉,我想。”
  “大虎,别!”
  如眉一把推开了大虎,抓过毯子,盖在身上。大虎点燃了一颗烟,火星忽明忽暗,模模糊糊地映着他那张紧锁眉头的脸,冷了月光,凉了气氛,一声沉重而又清晰的叹息声刺破了夜的宁静。
  “大虎,你多忍一会儿。”
  听到这句话,大虎下了床,猛吸了两口烟,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,狠狠踩了两下,接着走出了外屋,打开灯,从缸里舀出一瓢凉水,咕嘟咕嘟灌了下去。
  如眉躺在床上翻了个身,眼睛望向了窗外,目光紧紧锁住的是前院房顶上的那个烟囱。
  过了有半个钟的功夫,如眉开始喊屋外的大虎:“大虎,你快过来呀!”
  “现在行了?”大虎还生着闷气。
  “你快点来,不然过时候了。”如眉有些着急。
  大虎走进了里屋,月光已去,如眉的身体再没了在月光里时的诱惑,他轻叹一口气爬上床,脱掉了如眉的衣服……
  “你今天怎么这么快?”
  大虎草草几下完事,让如眉不是很满意。
  “我还想问你怎么了?”大虎有些不快。
  “我今天去看大神了。”如眉回答。
  大虎心中一怔。
  “大神说了,二婶家的烟囱挡咱香火了。”
  “屁话,这跟烟囱有啥关系。”
  “你懂啥,这个大神很灵的。”
  “唉,如眉,我看你真是走火入魔了!”
  “你忘了前年,咱家烟囱一倒,邻居家就怀了个大胖小子。”
  “你!唉,我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  大虎坐起来从床头摸到了烟,靠在墙上吸起了烟,那位置月光刚好投过来,能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的愁容,周围变得愈发沉静了,一切似乎都静止了。
  “大虎,你不高兴了?”
  “睡吧,明天还去地里呢!”
  如眉还想说什么,看大虎躺下来睡了,她只好闭上了嘴。临睡前,似乎听到窗外起风了。
  第二天,如眉是被惊醒的,像是板凳摔地上的声音。刚下床就看到了婆婆拿块抹布在擦板凳,大虎不在,想必是去了地里。
  “这都日上三竿了,才起啊!”
  “妈,你来了。吃饭没?”
  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猪吃多了还能给我生窝崽儿出来,也不知道你这肚……”
  婆婆的声音越来越小,如眉即使不听,也能猜出八九不离十。当初跟大虎结婚,婆婆阻拦了好一段时间,非要说什么如眉没有屁股生孩子难,本来如眉没当回事,眼见着结婚五年了,肚子没有一点动静她也着急起来了。
  想着的功夫,如眉拿起薅锄奔向了地里,连饭也没吃。
  太阳已升起很高了,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,村子的样貌清晰的展现出来,伴随着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要去上学的孩子们也走出了家门,奔跑在乡间小路上。想到孩子,如眉的鼻子眼睛酸溜溜的,她故作轻快地走着,走过二婶家,走过一户户人家的门前,不回头,不打招呼,甩在身后的是人们的指指点点、窃窃私语,有善意的老人冲她微笑,也有多事的妇女在背后嚼舌根,她无心理睬,她扬着头忍着泪,加快脚步走着,有微风灌进胸膛,灌进空洞洞的胃里,有些难受,心慌慌的。
  如眉蹲在了路边,眼前的黑暗过了许久才过去。等她回过神来,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,抬头看看太阳,她站起身来加快脚步朝自家的地赶去。
  “大虎!”
  大虎专心致志地锄草,直到如眉走近了才发觉。大虎抬头看了一眼如眉就低下头继续锄草,大概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又抬起头看看坐在田埂上的如眉,才发觉如眉脸色苍白。
  “如眉,你怎么了?”
  “没事!”如眉蹲进地里拿着小薅锄也锄起草来。
  “如眉!”
  没锄几下草,如眉晕倒了,大虎抱起如眉跑回了家。
  “虎子,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娘,你给端碗糖水来。”
  大虎把如眉放到了床上,给她灌下糖水,盖上薄毯,轻轻地把她的乱头发掖到了耳后,带上门走出了屋。
  走到院子里的灶台前,掀开锅盖,看到早上给如眉热的饭纹丝未动,他气冲冲地走到了娘面前,“娘,你又对如眉说什么了?”
  “这怎么就又赖上我了。虎子,你个没良心的,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!我怎么这么命苦啊!老天爷,你不开眼啊……”
  “娘,你又来了……”
  “大虎,年底之前如眉这肚子要再没动静,你趁早给我离婚。”
  “娘,我不!”
  “大虎啊!你就不能给我争气一回啊,昨天你二婶给我显摆,你弟媳妇怀孕了,人家这刚结婚半年就怀孕了,你这结婚五年了,我连孙子的影子都没见着呢,这如眉有什么好,屁股小不好生养不说,还带一副娇气身子,连你二婶前段时间都怀孕了,要不是岁数大了不想要了她还不定怎么给我难堪呢……”
  “娘,你快回去吧,马上就晌午了,俺爹还没饭吃呢!”
  大虎把娘推出了门外,在灶里添了一把柴,进屋看看如眉还没醒,就串门去了。
  如眉早就醒了,一直躺床上假装没醒,把婆婆和大虎的对话听了个真切。
  听着大虎出门后,如眉从灶里取出饭菜,吃了一点,换了一身衣裳,收拾干净就出了门。
  大概是傍晚时分,如眉回来了,大虎还没回来。如眉背回了一包东西,包袱里有一张胖小子的画,一面镜子,五个铜钱,一卷红绳,还有一张红色的窗帘。
  如眉弄了点浆子,把画端端正正贴在了她和大虎睡觉屋东面的墙上,然后把窗户上的旧窗帘拆下来,换上了带回来的红色窗帘,屋内处理完毕,如眉拿着镜子搬着凳子到了屋外窗户底下,又跑回屋拿来了锤子和钉子,看了看对面房顶上的烟囱,把镜子挂在了烟囱正对的位置,所有事办完,如眉的脸上总算有了笑意。
  从早上听到婆婆说,二婶竟然也怀孕了,二婶都四十多了也能怀孕,如眉就更加肯定了是烟囱的问题,认定是烟囱挡了她家的香火,所以她又去跑了趟大神,寻得了破解之法,欢欢喜喜回来了,当然这次如眉又花了不少钱。
  大虎回来的时候,如眉已经做好了饭,今天的饭菜很是丰盛,大虎吃得也很满意,吃饱看着如眉总感觉有什么变化,一时也说不上来,如眉似乎更漂亮了。
  “大虎,你从二婶家移植两棵竹子回来吧!”
  “种那玩意干啥,怪费心的。”
  “我今天又去看大神了,咱家屋里五行有缺,让种一盆竹子……”
  “哎呀,如眉,你这又是做啥,那些大神都是为了骗你手里的钱。”
  “大虎,你这次就听我一回好不好?咱们这都结婚五年了,大大小小的医院也去了不少,一直看不出啥问题,我这也是为了咱们的家啊。”
  大虎拿如眉没办法,无奈地点点头。
  天黑透了的时候,大虎回来了,怀里抱着两棵竹子。看着如眉满心欢喜的把竹子种进了花盆里,大虎无奈地笑笑,她开心就好。
  这个夜晚,在床上如眉也是前所未有的热情,大虎也格外卖力。
  第二天如眉醒来的时候半边床已经空了,也不知道大虎一大早干什么去了。
  如眉起床吃了点饭,翻出针线盒,她在做一双虎头鞋,一边做一边哼起歌来,她仿佛看到了她的孩子在向她招手。
  晌午时分,大虎背着锄头回来了。
  “地里不是没活了吗?”
  “是去帮二婶。”
  “你是力气多的没处使了。”
  “还不是为了你那两棵竹子。”
  ……
  听大虎说完,如眉沉默了,这二婶从不是个省油的灯,怎肯吃亏。于是吃完饭,如眉跟着大虎一块去了二婶家地里。
  两人一直干到天黑才把活干完,回到家放锄头的时候,如眉看到那块镜子碎了,从碎纹一看就是被敲碎的,如眉的火“噌”一下就上来了,她疯似的跑向了前院。
  大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跟着如眉一起到了二婶家。
  “虎啊!啥事啊?”
  二婶正在院子里择菜,看着来势汹汹的如眉,顿了一下,把目光转向了大虎。
  “少装蒜。是不是你敲碎了我的镜子?”
  “噢,如眉啊,二婶不是故意的,你说说你挂块镜子,怪别扭的。”
  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,我镜子那么高,你都能够着,还说不是故意的。”
  “如眉,你要非这么说,二婶也无话可说。”
  “如眉,你别闹了。”大虎拉如眉。
  “别管我,我今天必须得讨个公道。”如眉甩开大虎的胳膊,盯着二婶。
  “好,要说公道,我还想找你讨公道呢,你说说你挂块破镜子,那天我上房顶,被你镜子反过来的光晃得头晕,差点摔下来,这怎么算?”看着如眉的态势,二婶也认真起来。
  “你烟囱挡我家香火,要不是你那破烟囱我能这么长时间不怀孕,我才买的镜子。”如眉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  大虎看着都呆了,结婚这么多年如眉一直很温顺,鲜少有这么尖厉的时候。
  “真是拉不出屎来怨茅坑!生不出孩子是我家烟囱的错,自己肚子不争气,还走上歪门邪道了,真是笑掉大牙了。”
  “不是你家烟囱,你儿媳能这么快怀上?就连你这老不正经的也怀上了,还说不是……”
  眼看着如眉说话越来越过分,大虎捂住了她的嘴,拖回了家。
  “谁不正经,你才不正经,你个不下蛋的母鸡!”
  二婶还在骂着,如眉挣脱大虎,疯了般要回去,大虎一巴掌就打过来了。如眉惊住了,结婚五年大虎万事都顺着她,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今天却打了她。
  “离婚!”
  嚷出这句,如眉开始收拾衣服,要回娘家。
  “如眉,我错了。你别……”大虎拉着如眉衣袖认错。
  “大虎,我告诉你,你二婶家的烟囱不倒,你别来找我!”
  大虎眼看着如眉骑着车子消失在了黑暗里,却无能为力。他徘徊在院子里,时不时看看前院屋顶上的烟囱,一直呆到了天亮,脚底下是数不清的烟头。
  如眉到娘家的时候,月亮已经升到了头顶,她在大门前停了一会儿,敲响了门。
  “谁呀!”如眉爹刚睡下,就听到了敲门声。
  “爹,是我呀!”
  如眉爹披上衣裳,走出院子开了门,如眉一进门就哭上了。
  “眉儿呀,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爹,大虎他打我。”
  “那也一定是你做了什么错事!”
  “那他也不能打我啊,爹,你都没打过我,他敢打我……”如眉说着又哭起来。
  如眉爹听女儿这么一说,心里明白了,“眉儿呀,你咋这么不懂事呢!你娘走得早,这么多年我一人拉扯你长大,事事怕你受委屈,看来都是爹惯的啊!”
  “爹,你咋老向着大虎啊!”
  “闺女呀,结婚这么多年,大虎对你咋样我都看眼里,就连我这个老不死的大虎也一直念着,月月都给我送钱来,你可不能犯傻!”
  “爹,我这不是生气,我也不能跟他真离婚啊!爹,你睡吧!明天大虎来了,我准跟他回去。”如眉抹干眼泪,催爹去睡觉。
  第二天,如眉早早起了床,收拾妥帖等大虎来,她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傍晚,她没有等来大虎,却等来大虎从房顶上摔下来的消息。
  一听到这个消息,如眉晕了过去。
  她一睁开眼,就看到婆婆扑过来嘴里喊着让她还她儿子,没等婆婆扑过来就被公公拉走了,她还听到二婶说,大虎为了推倒烟囱,从房顶上摔下来摔死了,还听到大夫说,她怀孕两个月了。

王大虎把东西偷回家,塞在一边儿,再不管不问。拿别人的东西好像是他的一个爱好,拿的过程是一种享受。

西屋。

大虎娘坐在了下首杌子上,心想:王二婶儿她葫芦里卖的啥药?难不成跟谁说媒?我家的孩子?不可能!家里出了个逆子,方圆百儿八十里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?自己趁早别找这个难看,肯定是其他事。

“喜酒?”大虎娘楞了一下 ,“谁家的喜酒啊?我家有酒,你尽管喝,可不是喜酒啊。”

“别忙,喜马上就来了啊!”王二婶儿喜上眉梢,斜过身子来,对着大虎娘说。“哎,小丫儿娘,你坐过来些……”

王二婶儿落座前眼睛已经把堂屋里的陈设各个落落地扫了一遍,张嘴就夸大虎娘会收拾,家里家外都整齐干净。

当然,所有的村民都搬进了新楼,家里安了防盗门,楼道口上了单元门,置了密码。

老家社区改造,老房子扒掉,推土机抹平,村民种上了庄稼。绿油油的庄稼秧子叫人欢喜不尽。

王大虎从小就喜欢偷东西。邻居鸡窝一枚热乎乎的鸡蛋,他偷;一个硬邦邦的剩窝头,他偷;一只破凉鞋,他也偷……

从这天以后,便杳无音信。

“丫儿!”“妹妹!”“哥哥!”爷仨儿哭在了一起。

“行,就看咱闺女的!”大虎娘只好也赞成当家的意见,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!

“嫂子,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女孩小点没事儿,这男的大了可就不好了。”

1

大虎娘脸上一会儿晴 ,一会儿阴 ,一会儿阴,一会儿晴,……

“女儿啊,你可要想好了,这终身大事还是你自己做主,这开弓没有回头箭,以后也离不得婚。你爹娘没本事,生你大哥这样的人。唉……”

“那是那是,这是应当的,孩子们的终身大事,不过,你们要尽快,商量好了早点告诉我啊!”

“哈哈,”二婶儿早听见大虎爹的喊话话里有话了,紧随着就叫了”小丫儿娘,别忙活了, 过来,咱姊妹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,拉会子呱儿。”

“啪!”大虎爹楞住了,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抬手打了儿子一个耳光。

现在谁也不知道他的状况。活着,活在哪里?死了,埋在哪里?他很久很久没有出现了。

“娘,我看得上,我愿意,他不憨不傻的,也能劳动,为啥不呢?”王小丫倒是反过来劝慰起她娘来。

图片 1

“你, 你,你的能耐在哪里啊?”老头回过神儿来,冲儿子怒吼,“七老八十了,还想着靠自己的能耐娶媳妇儿哩?”

“二虎,过来,跟你商量个事儿。”大虎爹站在院子里叫住正要出门做工的二儿子。

最后,王二婶儿的脸离开了大虎娘的脸,放大了声音,说:“嫂子哎,你想想看,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没?”

王大虎家里并不真穷,不至于靠偷东西过生活,可他就是改不了。

王大虎就是我们这儿十里八乡最有名的贼。

当最后一家搬完最后一件家具时,一个村民开玩笑说,“哈,这下就是王大虎也进不来喽!”大伙都哄笑起来。

“如果没什么事儿啊,嫂子,咱姊妹就把婚期订了吧?”

“啥事儿啊?晚上说吧,他们等我哩。”王二虎,中等个张,中等模样,人勤快,乐助人。既然没摊个好哥哥,那就自己努力吧,证明给人看,我与哥哥是不一样的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小丫儿站在了西屋门口。她看到爹和哥哥都在哭,就痛心地搭话了。

几个人叫吼吼推攘着小偷王大虎向他家走去,他爹跪在大门外,老泪纵横,喃喃着,“我没这个儿子,你们看着办吧!”

“闺女啊,你不要这样,不愿意也行,我和你爹都没答应你婶儿。再说,我和你爹......我们也看不上那个人,毕竟大了这么多哩……”大虎娘也吧嗒吧嗒掉眼泪。

“咳咳,小丫儿娘,我今天来不是专门来喝茶的,我来是想喝酒的,喝喜酒!”王二婶儿觉得肚子里有点饱胀,觉得该说出实情了。

“哥,你就答应了吧,我愿意嫁给那个人,真的。咱也都认识他,就是人老实点儿,我觉得还行。”

“那人都四十五了,我才二十八,我不慌,妹妹不能嫁给那个人!”二虎两眼泪汪汪地说。

六月初六这日,村北,王大虎家,男娶女嫁,迎来送往,热闹非凡。

这一日,村里有名的热心人加媒婆王二婶子来到了王大虎家。

“嫂子,我跟你讲啊,张庄那闺女真俊,二虎娶了她,咱占了大光了!……”二婶儿又把换亲的“好儿”啰嗦了一遍,闭口不提小丫儿的那位。

“换亲,啥也不用准备,男不用行聘,女不用嫁妆 ,直接迎新人!”

王二婶儿二次登门,结果自然是她心之所向。

掐指一算,如果他今天站在这里,也该是一位须发灰白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了。

大虎娘欠欠身儿,拉了拉杌子,两个女人脸对脸手拉手地嘀咕起来……

王二虎、王小丫兄妹就在大哥的偷盗生涯中渐渐长大,到了婚嫁的年龄。据说,二虎长得高大帅气,小丫儿长得美丽大方。可是谁也没有去他家相看相看的。

王大虎偷遍了全村,全乡,以至于某村民家里一时找不着东西,随口说一句“可能叫王大虎偷走了吧,” 可是没几天又找到了,然而他并不觉得赖上王大虎有多不好意思。

王二婶儿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暗想:这还是个精明人儿,行!

“张庄那个姑娘我倒是听说过,长得还不错,跟咱二虎挺般配的。”大虎娘一想到儿子能娶上媳妇儿就又心动了。她试图说服当家的,同意孩子们换亲。

他喜不自禁。

小丫儿说完就进灶房刷锅碗去了,一边刷,一边泪流满面,她极力使自己不哭出声来,故意把碗筷的声音弄大了许多。

6

“儿啊,要不是你哥这个样子,能耽误你找对象啊?都是你爹我没管教好他。可是,你也看见了,我没少揍他,可是他给人装死……,我真怕有一天一使劲把他给打死了啊!”老头蹲在地上,抹着眼睛恨恨地说。

东屋里,床沿子上,大虎娘拉住女儿的手,女儿抽抽搭搭地哭着,“娘,我愿意!我愿意为我二哥换亲!”

“是啊,得亏了他婶子你哇!”大虎娘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郁闷。

“爹,我不怪你,也不怪我娘,这都是命!”

“他婶儿,这事儿我得和劳力(丈夫)商量商量。”大虎娘无可奈何地说。

“要紧的事儿,现在就得说。”

王大虎这天得手了五个钱夹,四张百元大钞,三张五十的,毛票两沓,另外,还有一件小孩儿褂子。

大家谈论了一阵子,感慨万千……

  5

据他家东邻居讲,王大虎经常被他爹吊起来,打!真打!狠打!好几回都打得翻了白眼儿,嘴里吐了白沫儿,眼看就要死了。可是一着地儿,他又活过来了,抹抹嘴角的血丝儿,跑了。

“哎吆,我的嫂子来,咱二虎多大岁数了啊?还订婚哩!”

图片 2

“二虎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,就怕闺女不愿意。”大虎娘说。

大虎娘的脸上阴晴不定。

“唉……唉……”大虎爹狠狠地抽了一口旱烟,火星子在烟袋锅子里一闪一闪的。

  2

3

……

大虎娘六十来岁,花白头发胡乱地收在脑后一个青丝拢子里,左右各插入一个银钗,露着弧形尾巴。

“不要说‘老光棍’……”大虎爹哽咽了。

“小丫儿是咱们最小的孩子,唯一的闺女,打小勤快、懂事……”大虎爹仍然下不了决心。

“不行,我不愿意。”二虎大声嚷嚷着,“我不要妹妹去给我换亲,我要凭自己的能耐娶媳妇儿!”

“只是可怜了咱闺女啊!”大虎爹闷头抽烟,半天不说话。

没几天,邻村几个青壮年捆绑着一个人过来,仔细一看,王大虎,脸都青了,打的。

他家出了个有名的贼啊!

三家说定了日子,农历六月初六。

“我也不愿意,可是,咱二虎也快三十了,咱不能不给他娶上个媳妇儿啊?”大虎娘愁眉苦脸坐在老头一旁,小心翼翼地说。

双方都把对方琢磨了一遍,然后东拉西扯地喝了三茶壶水。

大虎娘笑意盈盈地跑进里屋去端茶,出来的时候,把刚才穿着的老气横秋藏蓝色衣服换成了清爽的浅蓝色尖领上衣。凌乱的头发也比刚才理顺多了,仔细一看,知道是手掌里搓了洗脸水,捂在头上抹了抹。

“哎哎,喝水,喝水,他婶儿。”大虎娘麻利儿地倒了一杯茉莉花茶,端在王二婶儿跟前。

“哦,他二婶儿……”大虎爹穿着汗叉子举着把板斧在院子里劈老树根,见有人来,停了活计,赶紧把二婶儿接进院子里,边走边喊“小丫儿娘”,大虎娘出来一看是王二婶儿,紧缩着的眉头舒展开了一半,……

一天,家里一个在公安局工作的亲戚突然来我家,打听关于“王大虎的基本情况”,爸爸说“就是个小毛贼,大的不偷,小的不断,都知道。”

“哎,嫂子,可不是你妹妹我非要吃这条大鲤鱼,这都是缘分,缘分啊,命里该的。你看三下的孩子们都愿意,你说这不是缘分啊?”二婶儿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。

“你赶紧跟我二婶子定下来吧,别错过了,不是还有李村的也要换吗?不管怎么说,这个人我总算是认识的,就是丑了点儿,我不计较。”

王大虎家住村北,兄妹三人。除王大虎外,王二虎,王小丫都是正经八百的好孩子。

“要是闺女不愿意,这事咱就拉倒,再也不要提。”大虎爹抬起头来说,好像终于为自己找了个轻松一下的理由。

......

爹是一家之主,他说话儿子得听。二虎把已经搭在肩膀头上的毛巾抽下来,系在了院子中间的洋条(铁丝线,用来晾晒衣物)上,漫不经心地跟爹进了西屋。

王二婶儿暗暗道:大虎娘也是个明白人儿,咋就养出来这么个贼娃子啊?

“直接结婚,我啥都没有准备啊?”

“婚期?”大虎娘惊讶地问 “不订婚了?”

“谁说不呢,咱小丫儿这么好的闺女怎么能嫁给那个老光棍哩?”

大虎娘满腹心事,犹犹豫豫着答应下了。

大虎爹见自家娘们儿出来迎客人进堂屋去了 ,就知趣地躲了出去。

王大虎开始了出入公安局的生活,早晨进去,傍黑出来;头天出来,第二天进去......这样进进出出,不知道有多少回了。后来,公安局的人也烦了,不再管他的事。

......

“可是小丫儿她——”

本文由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发布于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村民种上了庄稼,  如眉一把推开了大虎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