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又然说以往不用,简又然说着问

16 湖东县招商引资动员大会刚开过,分管书记简又然就带着团县委副书记、现在的驻京招商办副主任李雪和辉煌实业的老总程辉直奔北京了。 在飞机上,简又然和李雪坐在一排,他笑着问李雪:“经常到北京吗?” 李雪的酒窝向上飘扬起来,说:“这是第二次。第一次是旅行结婚的时候。” 简又然听了没有做声,李雪说:“简书记在省里,一定经常到北京的。不知道简书记这次为什么选了我来驻北京?我有点害怕。我怕做不好事。” “会做好的。你行!”简又然说着问:“结婚几年了?” “三年。不过……” “……” “去年我们离了。他在深圳。”李雪的眼光望着机窗外,突然道:“简书记,你看,那云彩多漂亮。像个人似的,还在走呢。” 简又然也伸头看了看,果真有些像人。但这对于坐惯了飞机的人来说,司空见惯了。但是李雪看样子是很激动的,眼睛一直盯着舷窗外。云层不断地变化着,飞机有些颠簸。机身向右倾了下,简又然的手倾在了李雪的正在扶着的手上。李雪没有动,简又然也没动。简又然说:“李雪,你很像我的一个同学,大学同学。” “啊,是吧。那我太荣幸了。”李雪说着把手稍稍地移了移。 简又然很大方地收回了手,笑道:“她也有两个酒窝。可惜大学毕业后,我们就没再联系。” “一定是不想联系,或者是怕触动什么?不然,现在信息这么灵通,怎么会联系不上?” “你说的倒对,是不想联系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,也许藏在心里比见着更好。”简又然说这话时竟有几分伤感。李雪也沉默了。飞机正从云层里钻出来,一大片阳光照进了机舱内。简又然说:“北京快到了。” 下了飞机,简又然的大学同学吴纵已经在机场等候了。吴纵上次到湖东,给辉煌实业做咨询。简又然碰上了,一聊,在京的大学同学都给聊出来了。这回简又然到北京,事前给吴纵打了电话。吴纵自己开着宝马过来了。 简又然说:“吴总现在底气足啊,都宝马了。我们还有贫困线上挣扎。” “简书记这是骂老同学了。你是书记。我们换换?我倒真的想当当书记呢,有老总,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姐……”吴纵说着朝李雪望了眼。 简又然道:“这位我忘了介绍了。是我们团县委的李雪李书记,现在的湖东县驻京招商办常务副主任。以后,还少不得靠你们多支持。”说着,李雪伸出手,和吴纵握了下。吴纵说:“老同学的常务副主任,我能不照顾?” 车子直接开到了宾馆,这也是吴纵提前定的。吴纵说:“又然讲的要租的办公房子,暂时还在找。不过快了,也就明后天吧。先且在这里住着。吃喝玩乐我来安排。只要你们不嫌弃。” “果真是财大气粗,吃大户是我党的优良传统,那就吃吧。”简又然开玩笑道。 住定后,吴纵说晚上就小范围的聚聚,闵开文出差了,明天才能回京。闵开文说了,明天晚上由他做东,执待简书记。 简又然说其实没必要这么搞的,以后我到京的时间多的很。可不,招商办成立了,我得经常来转转。 “是吧,李书记?不,李主任。”简又然问。 李雪赶紧答说是。吴纵看着笑了笑,说大家先休息休息。我回公司有点事处理。五点半,就在这宾馆的四楼,我到时等你们。 吴纵走后,简又然和程辉在房间里坐了会,也简单地洗了下。程辉说:“还是简书记了得,同学遍天下。这好啊。而且简书记的同学如今都是人才,可见还是高才好。” 简又然说:“不都一样?不过同学就是不一样,说话少了遮掩,直来直去,也好。” 两个人聊着,李雪过来了。李雪把刚才烫卷了的头发改成了束着的长尾巴,简又然一看就觉得亲切,笑道:“李主任这一下像个小家碧玉了。” 李雪的脸“涮”地一下子红了,说:“简书记真是……” 程辉说:“这才是好领导啊,不仅仅关注你的成长,也关注你的头发。” “这是什么逻辑?荒唐。”简又然笑着说了程辉一句,程辉说:“我不过是随口说说,领导别见外啊!不过说真的,李主任头发这么一弄,更有风韵了。” “程总尽会说好听的。”李雪轻声道。 简又然也笑了,又看了次李雪的头发。李雪也正看着他。简又然赶紧扭过头,问程辉:“时间到了吧?” “快了,五点一刻。” “那我们先下去吧。不能让人家等我们。” 三个人到了四楼餐厅,果然吴纵已经在了。简又然心想这就是北京的礼节,人早早地在等着,却不随便去喊你。约定的时间就是最后的时间,那像省城,更不像湖东。请人吃饭,就是遭罪。约好了时间,他却老是不来。仿佛越让你等,他越有身份。有的干脆想:不能去早了,去早了人家以为你就是为了赶饭?其实他们不知道,守时才是最大的礼节,也是最好的礼貌。 吴纵说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也在做生意的胡子昂,另一个是在新闻出版局当处长的陆延平。 “好啊,这两个家伙,我也是歇了好几年没见了。上一次来,还是去年初。那次匆忙,没见你们。在那之前,见过闵开文的,那时他还在办公厅里。”简又然问吴纵:“辉煌的上市策划做得怎样了?” “你老同学的事,我能不好好做?正在做呢,七八月份能出来吧。”吴纵答道。 简又然说:“这太慢了,最好能提前点。” 吴纵说当然可以,我们努力吧。说着,胡子昂和陆延平进来了。一番介绍,简又然说:“子昂现在有规模了,不像大学时候,像个瘦猴子一般。还有延平,京官的样子了啊。” “我京官?在北京,我这能算官?人家说:到了北京,就知道什么叫当官。到了上海,就知道什么叫花钱。在北京,我不过是平民中的平民。哪像你简书记,是一方诸侯啊。”陆延平说起来头头是道,简又然听了笑道:“还是一张嘴。大学时一个班就你的嘴厉害。吵架的事,都让他占了。” 大家于是都哄地笑起来,笑完后就上了桌子。少不得喝酒,简又然和三个同学拉开了架式。这三个人当中,胡子昂的酒量明显地差了,喝到第三轮便败下阵来。四个人说起了大学里的往事,其中就提到了班花。 “又然哪,我说那时候你小子暗恋班花,当我们不知道?只不过不说罢了。想想那时还是没胆子吧,不然……”陆延平咕了口酒,边敬简又然边道。 简又然也笑着,喝了酒,说:“那叫暗恋?不能算吧?我可知道,你们中哪一个没有恋过她?说。说,胡子昂,吴纵,还有你陆延平,给人家写情书来着……” “这事你也知道。班花后来跟了辅导员,这真是意外。那个男人,哪一点好?”陆延平似乎有些不平。 吴纵笑道:“他一点也不好,可是他是辅导员。现在叫‘以权谋私’。那叫以权谋色。” 说着,胡子昂突然说:“又然哪,我发现这位李主任跟我们的班花还真的有点……看,是不是啊?特别是那酒窝……又然哪,我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 “你明白什么了啊?”简又然拍了拍胡子昂的肩膀,其它人也说是像。李雪就端着杯子道:“既然大家都说我像你们的班花,那真是我的荣幸。为这荣幸,我敬各位一杯。” “好,爽快!”吴纵第一个喝了,接着李雪又敬了其它两位。到简又然时,简又然说:“我们就不喝了吧?都是自家人。” “这可不行。虽然是自家人,酒还得喝。”陆延平站起来道。 李雪端着杯子,走到简又然边上,轻声道:“这酒还是得喝。我一定要敬。能像简书记暗恋的人,哪怕仅有一分,我也感到幸福。来,喝了。” 简又然只好喝了,喝完后望着李雪,李雪也望着他。吴纵说:“还得喝,我看又然哪,这李主任不仅仅长得像,我觉得气质上都有些像。大家说是吧?” 陆延平假模假样地朝李雪看了会,点点头,意味深长地说:“像,像!太像了。” 简又然知道这是同学们在开他的玩笑,他也不好说穿,就跟李雪又喝了一杯。李雪又敬了其它人的酒,吴纵和陆延平也有些架不住了,说话有些舌头打弯。程辉说:“简书记,我看大家也都差不多了,就不喝了吧?待会儿再去喝茶。” “好,……好,不喝了。咱们撤。”吴纵一挥手,陆延平说:“就是,明晚能闵开文回来,再喝,再喝!” 几个人摇摇晃晃地就到了宾馆外的茶楼,这茶楼是日式风格,清洁,雅致。吴纵喊了个小姐过来,为大家表演茶道。简又然趁空对陆延平说了在北京开招商办的事儿,说以后少不得要经常打扰。这位李雪李主任,就是驻京办的常务副主任,她以后长住在这。还请老同学多多照顾。 “这个行,只要你放心。”陆延平爽快地应了。 李雪也过来,挨了简又然坐下,简又然的大腿贴着她的大腿,虽然隔着衣裤,却能感到了阵温热。简又然动了动,李雪的大腿却又贴了上来。简又然朝李雪看看,李雪正在看着小姐表演茶道。简又然只好转过脸去,陪着陆延平说话了。 茶道表演的氛围是安静而有意味的。等到茶送上来时,轻泯上一口,竟是微微的苦;再回味,竟又是小小的甘了。苦后有甘,这才是茶的至真之味。吴纵说:“一个人心烦的时候,来喝杯茶,就是一种享受,也是一种心态。喝茶其实就是心态,也是心境。” 简又然点点头,“古人说茶是君子,正是这个意思。茶须品,设若大碗喝茶,那不叫品了,那叫牛饮。喝茶最见出一个人的性情,所以茶能修身养性,便是这个道理。” “都是品茶的高手啊!”陆延平道:“其实,刚才两位讲的是中国的士大夫茶。现如今,中国的茶就像官场上的一把椅子,摆在那里,是看身份的。看客上茶,不同的客是用不同的茶的。就比如底下人到了北京,听说过一个玩笑没?” 吴纵说就讲吧,别卖关子了。陆延平就说起来,“说一个市委书记到了北京,找一个在部里的老乡办事。去了后,老乡很客气,搬了张椅子,让他坐了。就在他办完事要走时,突然外面来了个人,和这个老乡说话。竟然一直站着,老乡连椅子也没给人家拿。这个市委书记呆了,等到出来,他对老乡说‘你知道那是谁吗?那是我们省的副省长。’老乡说:‘不就是副省长吗?省长来了也不一定有座。这是北京,北京,知道吗?’” “哈哈,就是这样。官场如茶,人生如椅啊!”简又然笑着感叹道。 小苗打电话过来,问简又然在北京不?简又然说是的。小苗说那你有空到西单去,给我和孩子卖些衣服。简又然说那可以的,我先卖着。又说正在外面和人谈事,就不多说了,你们在家保重。 李雪听了简又然接电话,就朝简又然望望,简又然没有理她。大家继续喝了会茶,茶味也尽了,吴纵说就到这吧,又然他们也累,早点休息吧。 回到宾馆,简又然和程辉坐着说了会儿话,就感到有些累了。他翻看了下手机,刚才喝茶时,赵妮给他发了个信息,他没注意。现在一看,赵妮说:“熊,在哪呢?想你的窝。”简又然看着笑了,回了个信息说:“熊正在北京。想你,妮儿。” 程辉问:“简书记,休息了吧?你先洗。” 简又然说那也好,就洗了上床。李雪却打过来电话,问简又然明天怎么安排的,早晨什么时候起床?简又然说明天早晨再说吧。李雪说怎么?要睡了?简又然笑笑,打了个哈欠。李雪说那你睡吧,我也睡了。简书记,晚安! 简又然也道了声晚安,程辉正洗了出来,问:“谁啊?” “李雪。”简又然随口一答,翻过身睡了。 第二天晚上,闵开文把在京的同学全都请齐了,整整两桌。毕竟是副部长嘛,号召力大。大家的酒也喝得十分尽兴。李雪的表现让几乎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。她的酒量十分了得,连简又然也不曾想到。闵开文把简又然拉过来,私下里说:“又然哪,我看那个李雪了得!你可要……” “啊,这个,这个……我知道的,知道。”简又然说着,望了望李雪。她正在和吴纵他们喝着呢。 简又然让程辉悄悄地暗示一下李雪,不要太喝多了。喝多了容易出洋相,那就太不好了。何况还是个女的…… 程辉找了个机会,喊李雪出来,说是有事,其实就是劝她少喝点。李雪点点头,说:“我只是想让简书记高兴,一时忘了自己的酒量。好了,不喝了。放心。” 简又然对闵开文说:“开文啊,今天晚上可不能只顾着喝酒。我可是到北京来招商了。兄弟们也得给我出出点子,指指路子。总不能让我只带着酒,回湖东吧?” “又然就是又然,我就知道你的意思。这一点,我已经给其它同学说了。大家都会帮忙的。不就是招商嘛,说穿了就是把钱拉到湖东去。是吧?又然书记。”闵开文笑着。 简又然说:“就是这样。这叫资本的合理再分配。” 大家于是都笑,有的人就开始给简又然出点子,也有的当场就提了些信息。这些人都在北京混了多年了,口袋里装着的,都是将来有用的。简又然说:“这真得谢谢了。来北京前,我心里还在打码子,一点底也没有。现在好了,看来是前途一片光明啊。大家可都是湖东招商的功臣啊!我代表湖东人民谢谢大家了。” 闵开文说谢就不必了,将来到了湖东,多让我们吃些土菜,喝些米酒,就够了。 一大班人混到了十二点,才各自散了。吴纵用车把简又然他们送回到了宾馆。程辉先回房了,李雪说:“简书记,过来坐坐吧。” 简又然稍微迟疑了下,就进了门。李雪把门掩着,问简又然:“简书记要批评我吧。今晚上,太喝多了。” “这是得批评。以后可要注意了。那些人中,有的能喝上一瓶,你怎么行?何况你一个人,他们都把目标对着你,不喝死才怪呢。以后要注意了。”简又然望着李雪,李雪的脸因为喝酒,变成了酡红,仿佛一枚果子一样。两个酒窝,就像两个可爱的小人儿似的,安静地站在脸两边,如同盛着清水,别致极了。 李雪被简又然望得低了头,笑道:“简书记,可别……” “啊,啊,不早了,你休息吧。我回房了。”简又然站起身要走,李雪却在床边晃了一下,简又然忙扶住,问:“怎么了?李雪。” “我头有些晕。”李雪的头已经靠在简又然的肩膀上了。简又然闻到了李雪的头发上的淡淡地清香。他正有些沉醉,手机响了。他顺手摸过去,接了。是赵妮。他赶紧放开李雪,在电话里支吾着。李雪望着他,简又然摇摇手,李雪回到了床边上,和衣倒下去了。 简又然不好说话,只是一个劲地听着。赵妮问:“你怎么不说话啊?不在北京?不方便?还是……不会有别的女人吧?” “哪里有。我在房间呢。还有辉煌实业的程总。没事我就挂了。有空我再找你。” “那不行,我要听听你说话。” “不正说着吗?好了,我挂了。” 简又然挂了手机,李雪已经坐起来,望着他。简又然刚想说话,李雪道:“是情人吧?一定不是你妻子。是情人。” “没有的事,是小苗。”简又然解释着,自己也感到解释得那么无力。 李雪说:“时间不早了,简书记也回去休息吧。我也要……” “那好,那好。晚安。”简又然说着退了出来,又顺手带上门。他走在走廊上,四围一片静寂。夜,是很深了。 简又然回到房间,程辉已经睡了。到底是真睡了还是假睡,简又在并没有问。开着水龙头,在热水下,简又然好好地冲了一回。这一下,他刚才从李雪房间里出来时的懊恼被冲干净了。这个时候,他甚至有些想感谢赵妮了。酒多误事,或许……简又然感到,也许自己选择李雪跟着一道到北京来,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他选择李雪,除了第一印象外,可能深层次的原因,还是在她同自己的大学同学有着共同的两个酒窝。李雪让他回到了大学时代,而这样的回归,在这一刻清醒时,他觉出了随意,也觉出了潜在的危险…… 但是,从工作上看,简又然看得出来,李雪是能胜任的。他的那些大学同学,虽然和李雪都是第一次见面,印象都还是不错的。当然,这里面也有因为简又然的因素。然而,李雪的泼辣,李雪的大方,李雪的精干,还是显示了一个女性少有的才能。招商是个涉及方方面面的事,没有这样的才能怕难以承担。即使承担了,也难以办好。把李雪放到北京来,简又然是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的。招商引资是他在务虚会上提出来的,有关奖励政策也是他带着人搞的,招商办是他一手定的。他自己担任主任的驻京招商办,如果开展得不好,没有成果,怕是难以向全县人民交待的,更难以向其它四个招商办交待的。 出来前,李明学书记就曾对简又然说:“你的担子重啊!”简又然理解这话的意思,他对李明学书记说:“一定要开个好头,有书记的支持,不愁干不好事。” 闵开文和那一班同学,在北京都已扎下了根,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。应该说,这次来,把这些同学们聚在一块,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成果。下一步,简又然回到湖东后,这里的工作就得靠李雪了。好在有了一些信息,她只要勤跑,关键的时候,简又然再出马,不久的将来,一定就会有项目从祖国的心脏,通向江南省的湖东县的。 洗着洗着,简又然愈发地清醒了。 晚上吃饭前,吴大海给他打了个电话,说他的事,蒋大川一直抓着不放。简又然说:“这也没办法。他是纪委书记,这是他的权利。让他抓着吧。” 吴大海说:“可是,简书记,我很担心哪。” “担心什么?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?” “这……我是怕这事闹大了,影响到领导……” “……” “我觉得蒋大川的矛头不仅仅介针对我的,还有李书记,甚至你简书记……” “不要乱说。没有这回事。一事当一事,不要扯得太多。” 吴大海的担心,简又然是清楚的。既然蒋大川一直不断地查他,至少说明这个人值得查。办案也是一门艺术,甚至也是一种成就。蒋大川不是喜欢做无用功的人,这次查吴大海,并不是第一次。两年前,他就在查了。简又然有种直觉:蒋大川一直没停止对吴大海的调查。只不过有时是隐蔽的罢了。这次,正好借了省纪委的通知,相对公开些而已。 李明学书记对吴大海的事,是很关心的。他自己到省城,也让吴大海跟了去,并且通知了简又然。依照简又然自己,他是不愿意是去淌这浑水的。可是,既然李明学说了,他也不好不去。在省城,简又然找到了省纪委当监察室主任的一位熟人老徐。老徐一查,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。一些群众联名反映吴大海利用土地拍卖等,收受贿赂。上面列举了十几宗事实,不仅仅有企业名称,还有具体的时间和地点。看来,写信的人是下了功夫的,而且是有所准备的。 “这事已经批到你们县纪委了。一般的,像乡镇一级的干部,我们不可能亲自去查的,以县纪委查的为准。当然,如果情况特殊,我们也会亲自过问的。”老徐说着,问简又然:“你一个挂职的副书记,做这事干吗?” 简又然苦笑着,“不是我要做啊,这是任务。任务,明白吧?” “啊,这个啊……不行这样,我给你们县的纪委说说。好像你们的纪委书记姓蒋大川吧,蒋大河?” “是的,不过叫蒋大川。” “这人好像有点……怎么说呢?我打过交道。不太好说啊。这样”,老徐想了会,道:“我把这事记着,方便的时候我让我们纪委的有关领导跟他说说。你看怎么样?” “这当然好。我先谢谢你了。” 从老徐那回来,简又然将情况给李明学和吴大海说了,并且很含蓄地将老徐家的地址告诉了吴大海。吴大海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第二天,老徐打电话给简又然,说:“我们都是老朋友了,怎么……以后不能这么搞了。简主任哪,不过这事,我看你还是要慎重些,让那个吴……吴什么,也注意点。” 回到湖东,简又然并没有去找蒋大川。他和蒋大川也只是一般的工作关系,何况是这事?李明学说这也好,适当的时候我会说的。现在看来,既然吴大海还在急着打他的电话,可能说明了李明学并没有和蒋大川说,或者就是说了效果不好。如果真的说了,效果不好,那其实还不如不说。有些事情,蒙在纸里,就总是含蓄的。一旦把最后那一层遮羞布也揭了,就顾不得廉耻了。 “唉,这事!”临睡前,简又然想。 第二天早晨起来,简又然看见李雪似乎有一些变化。她的扎起的头发又放下来了。简又然也没做声。他问程辉机票拿到没有?程辉说拿到了,是下午一点的。简又然说:“那上午我们一道上街去看看,李主任哪,你就休息吧。吴纵那边房子上午可能就能安排好。你在这等他电话。” 李雪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可是当简又然出门时,李雪却跟了过来。李雪说:“我也想去卖点东西,你们一走,我就没时间了。” 程辉说那也好,你们去吧,我留下守着。又从包里拿出卡,说:“尽管用,这上面还有一些。” 简又然推了推,也就接了。

12 “熊,我已经到家了”,这是赵妮发过来的短信,简又然看了,微微一笑,然后又看了一遍,就删了。 赵妮是星期五的下午跑到湖东来的。她打电话给简又然时,简又然正好准备上车回省城。赵妮说:“猜猜我在哪?” 简又然心里一沉,赵妮这口气,一下子让他感到她到了湖东。他试探着问:“不会是到了湖东吧?” “聪明,熊,我正在你们的汽车站边上。” “哎呀,你怎么?啊,不说了,这样吧,你稍等会儿。”简又然告诉司机他还有点事,今天就不回省城了。然后他回到办公室,在上楼梯时,他想了想,立即给程辉打了个电话,让他派人把赵妮接过来,然后按排到湖海山庄的另外的地方住下。其余的事,就不要再费心了。 “我知道,请简书记放心。”程辉的语气里有几分讨好。 简又然明白程辉的意思。程辉是简又然到湖东后认识的第一个企业家,而且也是简又然帮忙搞项目的第一家企业。上次简又然带着程辉去找了欧阳部长后,那个项目很顺利地批下来了。辉煌实业一次性拿到了财政部的无偿资金一百五十多万。这相当于一个不大不小的企业一年的净利润。程辉对简又然当然心存感激,简又然让他做事,他能不高兴? 不一会儿,程辉就打来电话,说已经安排好了,在金凯悦。晚上就请简书记一道,在金凯悦小聚一下,请简书记一定赏光。 简又然在电话里哈哈地笑了一下,这个程辉。现在的企业家也成了公关家了。 李明学正出门往外走,看到简又然办公室的门开着,就过来问:“又然同志不是说回省城了?怎么没走?” “不是没走,是省城的一个朋友过来了。”简又然解释道。 “啊,是吧。那好。”李明学说着往外走。简又然道:“明学书记晚上要是没有什么安排,就一道吧。” “这个就不了,你们聚聚,你们聚。我晚上另有安排的。”李明学说着又回头,问简又然:“听说省里马上要对县里的一些班子作调整?” “这个,这个……是吧,是吧!”简又然含糊着。其实他心里真的不是太清楚,含糊也是一种艺术。在半真半假之间。这与官场的潜规则是最相符合的了。 “过几天,我想去拜访一下欧阳部长,也感谢他把又然同志这样的好干部送到了湖东。”李明学笑着,望着简又然。 简又然赶紧说:“那不必了。不过明学书记要真的去拜访欧阳部长,我当然陪同。这是我的责任嘛。” “那好,过两天去吧。”李明学说着下楼去了。简又然手心里有了些汗。他刚才随便地说了句请李明学晚上一道,要是真的李明学答应了,那就很尴尬。不过,真要去了,程辉有的是办法。而且,一切都在金凯悦,李明学这样的聪明人就是看出了什么,也只会装在心里的。 晚宴只有三个人,简又然,赵妮和程辉。简又然喜欢程辉这干练的办事风格,到位却又天衣无缝,让人看着舒服,做起来放心。赵妮一见简又然,刚才还冷静着的脸,立即红了,显出了不由自主的兴奋。简又然道:“一路上辛苦了吧?” 赵妮说不呢,还好。只是好几年没坐到长途客车了,坐上这一回,还真有点味道。 程辉也跟着笑,说:“赵主任是见外了。以后像这事告诉我一声,哪还能让你千金之身去挤长途?湖东有我程辉在,尽管来。何况还有简书记,是吧?哈哈。” 赵妮也笑,三个人就说到马上要过年了。赵妮说:“我可听说现在一个干部,当然是有一定级别的干部,过上一个年,就等于多工作了十年的。” “这话?”程辉问道。 “收呗!那么多人送,还得了。”赵妮说着,简又然却不做声,他心里想也许真的是的。但是,那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的。就简又然,在部里的时候,过年过节的,也有一些进项,很少。到湖东来才两个多月,要说进项,也不少了。原因还是他帮了辉煌实业的忙以后,在湖东的企业里传出了简又然书记在省城路子广、办事方便的话。很多企业就是冲着这个来的。不然,简又然知道,一个挂职的副书记,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得到地方上多大的“特殊关照”的。 一些乡镇也给简又然送来了各种土特产和或厚或薄的信封,简又然对此采取了沉默的态度。既来之,则收之。过年嘛,人之常情。但是,对于太厚的信封,他是坚决不收的。华伟公司的老总,送来的信封,明眼人一看就清楚,那里面至少是一两万的。简又然态度坚决,让他们带走了。华伟公司,简又然只去过一次,是和李明学书记一道去的。李书记在介绍简又然时,特地加了一句:“又然书记在省里很有关系,以后有项目就找他。”这句话大概也是华伟老总来给他拜年的一个最具体的原因。简又然初来乍到,华伟一出手就这么厚,其实是不太符合规则的。简又然是一个规则中人,他怎么会破坏规则而不着眼长远呢? 程辉给简又然又斟了杯酒,不是白酒,是干红。程辉说干红好,能保养。冬天,喝干红,还能暖胃。 简又然说那就多喝几杯,赵妮也喝了。喝着,赵妮的脸就更加发红了。程辉却突然接了个手机,说自己另外有些事了,要提前走,请赵主任和简书记谅解。“你们慢用,慢用。”程辉边说边出去了。 “他真的有事?”赵妮问。 “不知道。”简又然心里明白,却不说。 赵妮说:“那我敬你一杯,熊!”说着端起了杯子,简又然也端起杯子,两杯干红在灯光下明晃交错,有一些幻美。 赵妮望着简又然,眼泪却下来了。简又然赶紧道:“别这样,让你看见了。” “我就是要让人看见。老早就说让我来,一直到现在。今天我要不是自已来了,你大概就忘记了我吧。你们男人……哼!” “哪有?不是太忙嘛!”简又然说着把酒杯碰了赵妮的杯子一下,先喝了酒,“我先喝了,算是对不起了。好了,好了,喝,喝!” 赵妮笑了下,用手擦去泪水,把酒喝了下去。简又然说:“吃点饭吧,然后我们过去。” 赵妮说:“我饭都不想吃了,就想你。” “傻!”简又然嘴上说着,内心里倒有一缕温暖。 手机响了,是一个镇长打来的,问简书记在不在湖东,他正在湖海山庄有工作要汇报。简又然说我回省城了。镇长说那好,等过几天我再给领导汇报。 赵妮问:“是送礼的吧?” 简又然笑笑,“你先去房间,我呆会儿过去。” 赵妮第二天上午就离开了湖东,是程辉用车子送的。简又然没有一道回省城,他按时出现在县委办公楼上。小郑问简书记什么时候回家过年?简又然说:“过几天吧,不是才二十七嘛。” “只有两天了。” “啊!” 到了年关,各种文件也少了。简又然看了会儿文件,批了几个“阅”字,李明学打来电话,说晚上一起到欧阳部长那去。他已经在省城了,下午再联系。 简又然知道李明学找欧阳部长的目的。一个县委书记想结识上省委常委,还是不太容易的。简又然到湖东来,某种程度上是给李明学创造了一次机会。李明学这么聪明的人,自然不会放过。对一个县委书记的提拔和使用,欧阳部长是很能说上话的,而且很能说了就算数的。李明学希望的也就是这一点,李明学这个年龄,看起来在县委书记中不算大的。但是,如果从将来的厅级干部的角度上看,也不算小了。三五年内,如果他不能升到副厅的话,以后的前途也就很渺茫了。李明学是要抓住欧阳部长这根天大的牛鼻子的。只有抓好了,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走完他要走的最长的路。 赵妮的短信让简又然放了心。这一刻,他又想起赵妮的疯狂来。 赵妮是野性的,也是天真的。这是简又然的感觉。在赵妮的怀中,简又然有时是君主,有时却又成了孩童。赵妮呢?有时是温柔的天使,有时却成了野蛮的公主…… 一切都是放松的,一切都是自由的。简又然和赵妮一起的时候,他最喜欢的就是赵妮的自在。对于两个人的关系,赵妮态度明朗,爱着就疯狂,将来不爱了,就走人。多么现实,又多么直接,甚至让简又然都感到有些惊骇。可转念一想,赵妮这是最好的方式。也就是这种方式,虽然他们两人好了好几年,外面却很少有传言。一出门,赵妮就很少再提简又然。更谈不上要逼正宫下台。用赵妮的话说,“我才不做那样的傻事呢?我要的是你的最激情的时刻,而婚姻却无可选择地要了你的一生。” 赵妮春节应该是回老家的。她的老家在上海,每年,她都是到正月上班后才到。有一次,简又然和赵妮一道到上海出差,就曾到赵妮的家中去过一趟。当然是以领导的身份去的。过后赵妮说:“我妈夸你呢。说你们领导还赵年轻,看得出来,人也很不错。”简又然笑着问赵妮怎么回答了。 “怎么回答了?我说那我嫁给他吧。您同意不?”赵妮笑着,“这可吓了我妈一跳,说你这疯丫头,尽胡说。你难道要做第三者不成?” 哈哈,简又然想到这儿也禁不住想笑。 正想着,蒋大川乍呼呼地进来了,“怎么?都走了。李书记也走了?就简书记啊,还没回家?” “啊,蒋书记,忙呢。”简又然招呼蒋大川坐下。小郑进来泡了茶,蒋大川说:“是忙啊。可是我这一忙,很多人会不高兴啊。可不,还是得忙。刚才省纪律来电话了,通报了我们的水阳镇书记吴大海的事。看来很严重啊。” 吴大海,水阳镇的书记,这简又然是认得的。抗雪期间,简又然几次到水阳镇,吴大海这个人工作干起来还是有魄力的,但是,简又然也感到这个人做事粗糙,作风比较粗暴。在简又然当面,吴大海批评起镇长来,就像骂一个三岁的孩子。小郑告诉简又然,水阳是全县经济重镇,吴大海的底气就足,一般的县里干部到水阳,是根本见不到吴大海的。吴大海在水阳已经呆了十几年,从副镇长干到书记,不仅仅是根深蒂固,更是枝繁叶茂了。 “很严重?是吧。”简又然既应着,又保持了分寸。 蒋大川喝了口茶,“是啊,我早知道吴大海这货色会出问题。他不出问题才怪呢?三百多万,还有七八个女人,了得,了得啊!” “这不会吧?”简又然也觉得惊奇。 “怎么不会?举报信上有凭有据的。我们以前也根据群众举报,查过一回。那里问题就很严重。本来我们是要处理的,可是……”蒋大川望了望简又然,叹了一声,不说了。 简又然低了头,喝了口水,又给蒋大川递过一支烟。 蒋大川换了个话题,问简又然什么时候回去?简又然说下午就回去了。蒋大川说那我不耽误你了,你忙。就在这里先祝简书记春节愉快吧。 “谢谢蒋书记。”简又然送蒋大川出了门,刚一回来,小郑就进来说:“蒋大川和吴大海是死对头。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……” 简又然坐下来,小郑继续道:“前年,纪委查了吴大海一次,听说数额很大。本来是要处理的。但李书记不同意,这事就不了了之了。” “啊!”简又然哼了声。 小郑正想继续说,桌上的电话响了。简又然等电话响了四五声后才接了,“喂,是简书记吗?” “是啊。你是……”一个女人的声音,简又然却不熟悉。 “啊,我是李雪,团县委的李雪啊。” 简又然面前立即出现了一张圆脸和两个浅浅的酒窝。他记起来了,上一次在元旦联欢会上见到过。李雪说:“简书记在办公室,那我过去向您汇报。” “这……好吧。”简又然挂了电话。不一会儿,李雪就过来了。 李雪今天穿着一套紧身的羽绒服,蓝色的,显得明亮而宁静。简又然笑笑,说:“坐吧。” “谢谢简书记。”李雪没有坐,只是把手头的文件递到桌上,“这是我们团县委的总结和打算。请简书记指示。” 简又然拿了过来,随便地翻了翻,李雪又道:“简书记还没回家过年哪。真是人民的好书记啊!” “哈哈,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?”简又然笑着,望了眼李雪。李雪也正有些俏皮地望着他。简又然赶紧低了头,这一瞬间,他猛然想起他大学里的一个同学来。那是他的暗恋,是他一生中内心深处最柔软最疼痛的部分。 李雪与那个同学竟然在这一刻重叠了。两个人都有同样的圆脸,都有一对同样的酒窝,还都有同样的清脆而有些俏皮的笑声…… “简书记,这是……”李雪说着,将一个不大的信封放在桌上,简又然抬起头道:“这个不行,拿回去吧。” “我可是奉命做事,要是拿回去我交不了差的。简书记,就给我个面子吧。”李雪说着又笑了。 简又然不再做声,李雪又站了会,便告辞出去了。 每个人的内心里都有一座花园,一座有别于他呈现给大众的后花园。在这座花园里,可能有童年的一只小手枪,竹篱笆上的一只小蝴蝶,爸爸包里的一只棒棒糖;可能有少年时的那棵同自己一样长高的小树,那匹在梦里无数次骑着的木马,那个在班级上扎着漂亮小辫子的邻家女孩;可能有青年时期刚刚开始的初恋,不断成长的叛逆,渴望流浪的心情;当然,这里面最深处的最秘密的,可能就是那一次次不为人知的情感,那小小的暗恋,那一触手的颤抖,那一个眼神的激动,那一声话语的心悸。这些,把人生的后花园装扮得五彩缤纷,却又神秘变幻…… 现在,李雪在一瞬间打开了简又然的后花园,他坐在椅子上,想着大学里的那个同学。想着想着,他的心里慢慢地升起一种蜜一样的忧愁。接着,这忧愁中幻出了李雪刚刚离去的身影。他极力地用手在眼前一抹,一切消失了,只有空荡的办公室和静寂的办公楼…… 快下班了,简又然站起来。临近春节,应酬也少了。中午看来要在山庄的餐厅对付了。 小郑问简书记还有事没有?简又然说没事了,你走吧,我也走了。说着,就夹着包出了门,他没有要车子,一个人往山庄走。县委会离湖海山庄大概四里地,走起来要半个小时。简又然一边走,一边看看街上的风景。他想起两句诗: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简又然感到,每个人可能都是别人的风景,你走在路上,可能正被另外的行人注意。因此,人生从来都不是孤独的,每时每刻,你都在无数的眼光之中。 社会就是这样的反复纠缠,而每一个人只是其中的一个结。官场更是如此。简又然想着,抬头看了看天。腊月的天空渐渐地潮湿了,春天要到了。 一路上都是人,湖东的经济在全省的县一级中是最好的,街上拥挤的人群就是最好的证明。除了人,就是车。有些车子还都是外地牌照,这都是些在外地挣了大钱的老板们自己开回来的。湖东经济的三分之一,来源于外出务工经济。这也说明了这地方人的脑袋瓜子灵活,听说这里出去的人,大部分都是老板,有句笑话说:湖东的经理有好几十万。 路边上的樟树,经历过一场大雪后,现在恢复了绿郁。有些枝头上,甚至开始萌出了一小朵一小朵的紫红的新叶儿。简又然停下来看了一会,他似乎闻到了那新叶儿的嫩嫩的气息。 手机响了。简又然接了,是吴大海。 吴大海说:“简书记,我正跟在你后面呢?” “什么?啊,是吧。你……”简又然回头果然看见一台本田,正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面。“这个吴大海!上午还说到你呢。”简又然心里想着,嘴上却笑着道:“啊,我看见了。你们走吧,我正要回山庄的。”吴大海的本田据说是一家企业送他的。但是,对外,他一直说那车是企业的,他只是偶尔开着玩玩玩而已。 车却停了。简又然也只好停下来,吴大海下了车,大声道:“简书记,想请你也难呢。正好,正好,一起上车,广州来了个大老板。您也去给我们撑撑面子,也是对水阳镇工作的关心嘛!” “这个……我真的还有事。”简又然一瞬间想起蒋大川来。 吴大海有些急了,“简书记您这是瞧不起我吴大海是吧?瞧不起我吴大海没关系,可是这是为着水阳镇啊。您就……” 简又然稍稍想了想,说:“那好吧。”上了车,车子就直奔金凯悦了。 吴大海宴请的老板是广州一家合资企业的老总,长着一副马脸,说话拖着长腔,让简又然听着十分的不舒服。但是,既然来了,就得尽到基本的礼节。何况吴大海一上桌子就把简又然隆重地推了上去:“这简书记,在湖东也只不过是来走个过场。再过两年,就是厅干了。三五年后,苏老板,你再来,简书记可能就是简省长了。” “哪里?不要……苏老板,不要听他的。苏老板是大企业家,见多识广,这样讲让苏老板笑话。”简又然赶紧制止了吴大海。苏老板道:“也是啦,我看出来啦,简书记是贵人之相的啦。” 简又然只是笑笑。然后酒席开始了。 也许是因为上午蒋大川的一席话,或者是刚才吴大海的乱说,甚至是因为苏老板的拖着的长腔,反正,简又然的情绪一直不是太好,酒也就象征性地喝了四五杯。快要结束时,吴大海接了个电话,简又然看出那个电话是李明学打来的。吴大海说简书记正好在,李明学说那让简书记接电话。简又然接了,李明学说:“大海今天接待的这个老板很重要,请简书记多费心。” 放了电话,吴大海朝简又然笑笑,那笑有些莫名。就像刚才李明学的电话一样,仿佛吴大海设计好的一个圈套,精致得让人看不出痕迹。 酒宴结束,吴大海请简又然喝茶,简又然回了,说中午要休息一会儿,下午要回省城的。吴大海说那我送你,就拉着简又然上了车,到了湖海山庄,下车时,吴大海坚持要送简又然回房间。简又然说:“真的不必了,你回去吧。”说这话时,他的脸色有点难看。 吴大海一定也感觉到了,停了脚步,道:“刚才李书记让我多跟简书记联系。这不?我不过是想认认门的。既然简书记另外有事,我就……”说着,从车里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,递过来。简又然用手推了下,吴大海说:“拜年也得拜年礼吧。简书记不收,是不是嫌我吴大海没能耐?” “这个哪是?我真的不能收。你请回吧,我要上去了。”简又然说着转了身。 吴大海却追上来,将信封顺势塞到简又然的包里,然后坐进车子就走了。 简又然站在那儿,望着车子后面扬起的灰尘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 简又然到湖东来前,给自己也定了很多的规矩。不和一些有争议的人搅和在一起,这吴大海便是。蒋大川以前查过他,现在省纪委又要求查他。一个没有一点事的人,不可能三番五次地被人查的。跟这样的人搅和久了,正如民间所言:长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到头来,自己的鞋怎么湿了也许都还不知道呢? 但是,吴大海刚才那个信封明明白白地就装在简又然的包里,回到房间,简又然赶紧打开,一看就是一万。这吴大海也是好大口气,出门在外,包里随便一拿就是一万。不知那包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信封?唉!这种公款腐败?还是私款腐败啊? 简又然一时也想不出怎么处理这只信封,就放进抽屉里,日后再处理吧,总得找个合适的方式。作为一个在机关工作多年的干部,简又然深知处理这样的事情的棘手。交给纪委吧,很快就会尽人皆知,到最后也许落个假清廉的名声;还给吴大海吧,很难找到适合的时间;就收下吧,心里又有些打鼓。毕竟吴大海不是程辉。吴大海是水阳的书记,是个在目前看来并不能让简又然放心的人物啊。 小顾敲门,问简书记可有什么衣服需要洗的,还有房间是不是要打扫?简又然说现在不要,我下午就回省城了。我回去后你再来打扫吧。衣服也带回去了,不麻烦你了。 小顾依然站着,简又然看着小顾的神情有些不对,便道:“怎么?有事?” “简书记,明年我不在这儿了。” “是吗?袁总……” “不是的。我自己要走的。我要到浙江去,跟我们村里人一道。” “你老家不在湖东?” “在桐山。不过我从小是在这边长大的。家里穷,这里每个月的工资也不高。” “啊”,简又然看了看小顾,其实这孩子还小,也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多少。桐山那边经济相对落后,在外打工的,也多是跟在别人后面。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出去了,不是到纺织厂,就是到一些条件更艰苦的工厂,有的甚至走上了风尘之路。 “那你去干什么呢?”简又然问。 “到一个茶楼去当招待,听说一个月能有两千块的收入。”小顾的眼神里有些兴奋。 简又然不好再说什么了,就道:“那……就这样吧。我要休息了。” 小顾出去后,简又然想起了桐山。杜光辉不知是否回省城了?听说杜光辉在桐山分管农业,那是一个苦差事,也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,不知怎么轮到了杜光辉的头上?简又然还听说因为抗雪报道的事,桐山的林书记对杜光辉很有些想法。杜光辉这么一个沉实的人,其实是不太适合于下派对的,简又然想。 可是,毕竟下派挂职了。两年,两年哪! 简又然不知道,此刻,杜光辉正陪着桐山县县长琚书怀,走在通往欧阳部长家的路上。

本文由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发布于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简又然说以往不用,简又然说着问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